青年汽车集团及关联公司以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为主-体育新闻361-徽县新闻
点击关闭

政府能源-青年汽车集团及关联公司以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为主-徽县新闻

  • 时间:

刘亦菲马甲线

現在,擁有這項硬核技術的青年汽車集團董事長、浙江省人大代表龐青年又攤上大事兒了。8月30日消息,製造水氫汽車的公司,即青年汽車集團日前被申請破產清算,但該申請被法院駁回,龐青年等多位公司高管股權被凍結。

作者|何楠 編輯|崔世海還記得「加水就能跑」的「南陽神車」嗎?最近有了新情況,不過不是好消息。

次日,南陽市工信局相關負責人回復媒體稱,此事系記者報道用詞不當、信息發佈不準確導致誤解。目前該項目仍處於研發人員的驗證階段,並未正式生產,也未經過工信等相關部門的驗收。

南陽「水氫汽車」又出事,車企申請破產被駁回,當地人:他們的氫電混動車夏天空調不能開,熱死人

報道稱,南陽市委書記張文深到氫能源汽車項目現場辦公時,為氫能源汽車項目取得的最新成果點贊,市委副書記、市長霍好勝參加現場辦公。張文深提到,「青年汽車集團要按照既定的目標任務,進一步明確具體時間表、路線圖,倒排工期、卡緊節點,全力以赴推動青年汽車生產項目和南陽研發中心落地見效。」南陽電視台放出的畫面顯示,張文深在調研中還用英語稱讚:It』s very good。

法院給出的理由是,青年汽車集團及關聯公司以生產、銷售新能源汽車為主,該行業屬於國家扶持行業。青年汽車系列企業的部分核心資源具備營運價值,青年集團仍在繼續經營,不存在資產完全不能變現的情況;雖然青年汽車集團存在一定的清償困難,但存在通過自行協商、政府幫扶、引入投資等方式清償債務的可能。

今年5月,《南陽日報》報道了中原大地誕生的一項「黑科技」,發表在頭版的《水氫發動機正式下線,市委書記點贊!》一文迅速刷屏,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群)資(嘲)。

換句話說,不管龐青年是不是騙子,南陽地方政府有足夠的動機參与氫燃料電池的產業藍圖。對政府而言,利用新技術招商,也符合體制內的新潮流。更何況,萬一布局成功,南陽不止可以解決一定量的就業,同樣可以獲取國家補貼。

但水氫燃料車歷來備受爭議,不加油、不加電,能量從哪裡來?按照龐青年的說法,是車內的一種特殊催化劑可以將水轉換成為氫氣,經過兩次過濾后再輸入氫燃料反應堆,產生電能,然後驅動車載電機和引擎,最後使得汽車行駛。

「如果同意破產,他就合法解脫了,債主只能按比例主張權益。比如,欠三家各一億兩億三億,如果企業破產清算,只剩600元,那三家只能分別要回一百二百三百,然後就沒事了。」一位法律界人士解釋。

2011年,因青年汽車收購薩博失敗,億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佳合」)與青年汽車的合作告吹。億佳合索要2億元的定金未果,便向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報案,警方以詐騙罪刑事立案。但由於龐青年是浙江省人大代表,需報請浙江省人大常委會批准后才能採取強制措施,致使龐青年無法到案,案件被擱置至今。

事件發酵后,青年汽車回應稱,車輛只是樣車,還沒有進入市場化生產。而龐青年接受媒體採訪時則表示,水氫燃料汽車技術已成熟,不會延緩南陽項目進程。並聲稱「事實擺在這裏,不是瞎編的。是一些博士生導師帶着很多博士一起研發的,從2006年就開始了」。

2011年收購薩博受挫后,為抓住新能源汽車的風口,龐青年又很快進入到新能源客車領域。龐青年曾表示,2008年奧運會以後,青年汽車就開始研究電池。「與常規的鋰電池相比,青年汽車研發的納米碳鋰物理電池,不但不易起火不易爆炸,還能在5分鐘內快速充滿電,壽命長達10年以上,使用成本極低。」

查詢中國信息執行網,顯示龐青年先後共有20餘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並被採取限制消費措施,其失信行為包括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違反財產報告制度等。

2018年1月,南方新聞網以《加水就能跑1000公里、青年水氫燃料車還騙得下去嗎》為題報道稱,在2017年2月份新能源汽車騙補風波中,工信部網站公布了對7家汽車公司的行政處罰書,青年汽車就是其中之一。

對於40億項目資金,龐青年稱只到賬幾千萬。但據《新京報》5月25日報道,2019年初,當地交通部門花費8000餘萬元,購買了該公司生產的72輛氫能源公交車。多名公交車司機反映,目前氫能源公交車仍以充電為主。

此前,8月5日,青年汽車還因涉267億元投資案被強制執行。落地寧夏石嘴山的這個造車項目,被最高法認定「抽逃出資」,判定其返還當地政府出資款11620萬元及利息。

金華中院於今年8月8日作出的(2019)浙07破申15號民事裁決書顯示,海寧市資產經營公司以青年汽車集團有限公司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缺乏清償能力為由,向法院申請對青年汽車進行破產清算。但該申請被法院駁回,「不予受理」。

資料顯示,青年汽車集團下設商用車集團、乘用車集團和汽車部件集團三大集團,生產德國NEOPLAN豪華大客車、德國MAN豪華重型卡車、荷蘭世爵奢侈豪華轎車、英國蓮花轎車、汽車零部件。目前集團擁有員工8000餘人,其中研發人員1000多人,外國專家100餘人。

最近一則有關龐青年的消息來自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8月30日,金華中院發佈消息稱,該院已駁回海寧市資產經營公司的申請,該院認為青年汽車部分核心資源仍具備營運價值,存在清償債務的可能。

查詢過往資料,媒體驚訝地發現,早在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車董事長龐青年就曾對外宣布:「全球首輛水氫燃料車在青年汽車誕生」。

「一出鬧劇結束了,河南汽車出名了」。龐青年及其高管股權被凍結的消息傳來,網友紛紛感嘆,「政府牽頭、領導重視的『高科技』項目,就這樣收場了?」

但在此之前,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他的這套說辭,甚至還有媒體公開質疑。

「水氫發動機」鬧劇5月23日,《南陽日報》頭版一則「水氫發動機下線」的報道,將青年汽車及龐青年送上熱搜。文章稱,水氫發動機在該市正式下線了,「車載水可以實時制取氫氣,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

南陽「水氫汽車」又出事,車企申請破產被駁回,當地人:他們的氫電混動車夏天空調不能開,熱死人

龐青年的政府生意這些年,龐青年樂此不疲「玩概念」,利用新產業、新機會大打擦邊球,將漂亮的概念包裝成項目,對一些地方官員展開營銷攻勢,雖然屢敗卻也屢戰。「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小算盤,官員們也需要出政績。」熟悉地方政府運作規則的一位人士稱。

這些年來,除了「南陽水氫發動機」項目,利用政府急切心態,炮製大項目騙錢、最後悄然爛尾的事並不少見。地方政府不惜以土地與資金追逐龐大項目,一頭栽進這美麗的騙局中。這不是龐青年們有多麼高明,而是他們看準了地方上的利益算計,以小博大,火中取栗。「一個龐青年倒下去,更多的龐青年會站起來。」

據媒體報道,龐青年出身貧寒,以生產塑料袋起家,到1995年才正式進軍汽車行業。20世紀80年代,龐青年在浙江台州創辦一家小化工廠,生產單車輪胎,後來業務拓展到汽車輪胎。

乘坐政府採購該集團氫電能源公交車的南陽本地人,更是氣憤:「都讓他坑死了!新採購的氫電混動車,夏天空調不能開,熱死人。」

申請破產清算被駁回河南南陽「水氫汽車」事件發酵后,「造車狂人」龐青年和青年汽車便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企業過往所出現的各類運營問題顯現,圍繞着龐青年的眾多糾紛也一一浮現。

另據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報道,2013年,青年汽車實際控制人龐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詐騙刑事立案;青年汽車旗下的青年蓮花公司2014年被曝出資金緊張,大規模停產;2017年,青年蓮花汽車被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

這位人士介紹,龐青年的公司,近些年的確在搞氫氣動力研發,研發人員他也見過幾個,「傳說是從寶馬那裡挖過來的,研發人員年薪很高的,都100多萬元」。

南陽「水氫汽車」又出事,車企申請破產被駁回,當地人:他們的氫電混動車夏天空調不能開,熱死人

青年汽車還是最高法公示的失信公司,自身風險達322條。此外,青年汽車還有31條失信被執行人信息,原因均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目前,包括董事長龐青年在內,公司多位高管的股權已被法院凍結。

「零幾年的時候養活很多人的。他們金華的工廠,工人工資很高的,待遇很好,做汽車的,銷量也很好,但他喜歡瞎搞,現在成了這個樣子。」浙江金華一位當地人說。

在與北京北方車輛製造廠、金華開發區,三方合資成立金華尼奧普蘭車輛有限公司后,龐青年正式進入「造車界」。1995年至1998年,金華尼奧普蘭廠共生產8輛客車,採用北方公司引進的德國尼奧普蘭車型。從1998年開始,金華尼奧普蘭與德國尼奧普蘭公司合作,直接引進先進的技術與車型。1999年,龐青年成為青年汽車集團董事長兼黨委書記。

查詢工商資料,該氫能源整車項目首期投資81.63億元,南陽市政府平台出資40億元。據南陽網報道,2018年12月,南陽高新區·金華青年汽車氫能源整車項目簽約,該項目建成后可實現產值300億元,是支撐南陽作為河南省大城市的重大戰略項目。

該負責人稱,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團負責人龐青年寫情況說明,同時要相關部門協調處理此事。該負責人稱,「(當天)開會時龐青年簡單把技術說明了一下,但大家對這個東西的理解不一樣。現在我們要求寫一篇東西,把技術的事兒說清楚、說明白。」

刑案被擱置后,雙方又打了近7年的民事官司。二審敗訴后,億佳合向最高人民法院遞交《再審申請書》,目前最高法再審已立案。8月19日,億佳合收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應訴通知書。

近年來,龐青年的布局觸角涉及內蒙古鄂爾多斯、寧夏石嘴山、浙江蕭山、浙江海寧、江蘇連雲港(601008)等地。據不完全統計,龐青年為這些地方政府畫出的投資大餅高達300多億元,且這批項目幾乎全部爛尾。

但,他仍然很受歡迎。哪怕在2017年,青年蓮花汽車遭遇被債權人申請破產清算等系列危機之後,龐青年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多達20次。「龐青年也真是個人才,從南騙到北,那些相信他的人是真傻還是假傻。」說起龐青年,當地一位政府人士連連搖頭。

青年汽車介紹稱,「青年水氫燃料車不用加油,也不用充電,只加水,續航里程超過500公里,轎車可達1000公里。」從官方的描述看,它似乎完美避開了傳統燃油車不夠環保的缺陷,以及電動汽車續航里程的焦慮。

天眼查數據顯示,青年汽車集團的法定代表人是龐青年,註冊資本1億元人民幣。另外,青年汽車共有8條被執行人信息,自2019年來共計6條,累計執行標的超7.1億元。

一周之前,其與鄂爾多斯(600295)薩博汽車的糾紛也浮出水面。據媒體報道,目前最高法再審已立案,龐青年涉詐騙2億元。

當眾人詢問車內特殊轉換設置的設計時,龐青年竟然表示,水氫燃料車的最大秘密就是一種特殊催化劑,在這種特殊催化劑的作用下才能將水轉換成氫氣。

南陽「水氫汽車」又出事,車企申請破產被駁回,當地人:他們的氫電混動車夏天空調不能開,熱死人

對南陽市地方政府來說,先不說龐青年提供的項目是不是騙局,但政府做事是有政策依據的。而這個依據就是國家支持新能源發展的大原則,「南陽試圖搶佔先機,在未來氫燃料電池產業中分得一杯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該人士表示。

但青年汽車隨後又陷入「騙補風波」。2017年2月,工信部又針對新能源汽車騙補企業開出罰單,這7家騙補車企中,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在列,通報稱,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被確認2014年銷售給上海巴士公交(集團)有限公司245輛新能源汽車,實際安裝電池容量小於公告容量,與《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不一致。

今日关键词:迪士尼换新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