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北京pk拾分析:印尼为什么要换首都?

  • 时间:

北京pk拾分析: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ID: diqiuzhishiju),作者:貓斯圖,製圖:孫綠,編輯:酸奶泡,封面:視覺中國

4月28日,印度尼西亞發表聲明,表示現任總統佐科已經同意遷都,要將首都從擁擠不堪的雅加達遷出,另尋新址。

這次真能搬?

而遷都團隊已經走訪了眾多候選城市,很有可能把首都選在加里曼丹島(婆羅洲)的帕朗卡拉亞。

有種去開拓新大陸的感覺

這可是一件國際大新聞,擁有2.6億人口的印尼,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國,一旦遷都,將會影響數千萬人的就業和生活。而東南亞的地緣格局,也可能因為這次遷都而發生巨變。

除了總量第四,論增長,也只有印度能比了

那麼印尼總統為什麼突施冷箭,向國際社會表示要遷都呢?

超級都市雅加達

印尼是太平洋(601099)上的一個群島國家,全國有6000多個島嶼。不過比那些只有星散小島嶼幸運的是,印尼擁有眾多大型島嶼,包括爪哇島、蘇門答臘島、加里曼丹島中南部、巴布亞島西部和在《流浪地球》里怒刷了存在感的蘇拉維西島。

除了這五個大島,再加上部分帝汶島、努沙登加拉群島、馬魯古群島,就大致組成了印尼的主體。

這些大島嶼,也正是印尼人口的主要集中地。尤其是在面積上不佔優勢的爪哇島,是印尼人口最稠密的島嶼。佔到印尼人口40%以上的爪哇人(也是印尼的主體民族),主要生活在爪哇島上。另外還有20%的少數民族國民生活在這裏。

這催生出了印尼最大的兩座城市——雅加達和泗水(蘇臘巴亞),以及在人口上排名前列的,中國人也很熟悉的萬隆。

印尼人口前十五大城市中爪哇佔了九個,雅加達加上周邊衛星城市,組成的城市群人口規模極大而加里曼丹島和西巴布亞則無一城市入選

能夠在一座面積並不算大的島嶼上集中如此眾多的人口,爪哇島肥沃的土壤功不可沒。

爪哇島是一座火山運動催生的島嶼,現在仍有112座火山,其中35座是活火山。而在更久遠的地質歷史上,爪哇島還有過至少38座活火山。

印尼東部群島,可以看到六座活火山(圖片來自Wikipedia)

這些火山曾經的噴發為爪哇島留下了厚厚的火山灰土層,而這種土壤非常肥沃,有利於農作物生長,也有利於生活在這裏的先民進化出農業社會,並在此後的歷史上長期保持其人口數量和文明。

爪哇島中部孫多羅火山周邊農田遍布(印尼中爪哇省-沃諾索博附近)

事實上,印尼的歷史,主要就是一部爪哇史。無論是受到印度影響的印度教和佛國時代,還是印尼與華人、荷蘭人的互動,都主要集中在爪哇。其次則是其西側的蘇門答臘島,但爪哇人仍然是印尼歷史活動的主體。

決定早期東南亞歷史走向的幾股力量

不過位於爪哇島上的首都雅加達,卻沒有爪哇島自己這麼悠久的歷史。

16世紀,葡萄牙人先於各國殖民者發現了印尼,在和當地國王交涉后,他們選在了西爪哇吉利翁河河口的一個小漁村建立自己的小碼頭。這個碼頭,就是今天雅加達北部沿海名勝古迹雲集的巽他卡拉巴,而這個碼頭也成為了雅加達的城市起源。

巴達維亞(雅加達)並不是去往中國的必經之路,但卻是去往香料群島(馬魯古)的關鍵中轉站

這個由葡萄牙人建立的港口小城很快在殖民者的建設下成長了起來,此後在本土國王、荷蘭東印度公司、英國政府、荷蘭政府之間反覆易手,成為了東南亞海運商貿的中心城市。到了1950年荷蘭殖民政府退出印尼時,雅加達已經是爪哇島上最大、最國際化的城市了。

確實是經過多代殖民者持續經營的,荷蘭人賭巴達維亞,英國人賭新加坡

印尼國父蘇加諾很喜歡這座城市,不過他同樣認為這座殖民時代的城市帶有的外國氣息過於濃郁,不利於印尼獨立后的本土意識建立,於是在雅加達進行了一系列大型基礎建設,成果包括國家紀念碑、新議會大廈和雅加達主幹道譚林路(M.H.Thamrin Road)。

雅加達歷史博物館保存着曾經的記憶,博物館位於17世紀巴達維亞的原始市政廳(圖片來自wikipedia@NickLubushko)

這一系列城市建設開啟了雅加達作為印尼國家中心的開發之路。

著名的雅加達M.H.Thamrin Road(圖片來自wikipedia@Gunawan Kartapranata)

荷蘭人的最愛?

雖然葡萄牙人很看重雅加達港口屬性,但雅加達作為一座巨型城市其實有地理上的風險。

雅加達是吉利翁河下游的沖積平原,水網密布,共有13條主要河流流經這座城市。因為水系發達,在葡萄人到來之前,雅加達市的北部地區還是一片沼澤。即使到了現代,在東南亞雨水豐沛的雨季,雅加達也因過於發達的水系而容易發生水災。

在殖民時代就在想辦法通過分流等方法保護建在下游的城市了(圖片來自wikipedia)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印尼政府早在1970年代就和荷蘭人合作設計了兩條洪水運河,通過地下水道疏導這13條河流的大水到運河中。但因為雅加達人口稠密,征地困難,這個項目一直到2013年都沒有完成。而那一年,雅加達發生了大型洪水,城市交通完全癱瘓,並有47人死亡。

遍布雅加達的河流與運河(圖片來自wikipedia)

在海洋方向上,雅加達也很危險。這座城市的最低處海拔是-2米,並有超過240平方公里的土地低於海平面,在城市北部必須依靠堤壩緩解海水的衝擊。2007年,雅加達就曾發生過災難性的海水倒灌,造成50萬人受災。

是有一部分沿海地區低於海平面,雅加達東部的臨近海岸更嚴重一些

同樣,在荷蘭人的幫助下,印尼政府也啟動了一項雅加達巨型海堤的計劃,準備在北部海水中建設17個人工島,並用巨牆將其相連,以阻擋海水。

要保護漫長的海岸線和港口可一點不容易

(圖片來自wikipedia@Hullie)

巨形海堤的完工設想圖,形象參考了印尼一種神話中的神鳥(神鳥的名字叫Garuda,不知是不是加樓達獸的原型)

但在海洋中建設如此大規模的工程,同樣有很多阻力。最大的問題在於,防波堤在阻攔海水侵入的同時,也影響了雅加達污水向海水的排放,很可能會在堤壩和城市之間形成一條臭水帶,惡化雅加達本已不佳的環境。

印度豐富的河道周邊分佈着眾多貧困人口,河水的惡化與底層的貧困往往相互加強(圖片來自wikipedia@Jonathan McIntosh)

而在面臨洪水威脅的同時,雅加達自己的地質條件也不爭氣。

構成雅加達地質結構的物質,主要是河流帶來的泥沙。考慮到海洋侵蝕的存在,這樣的地質結構遠遠稱不上穩定。據統計,這座城市每年下沉5厘米~10厘米,北部海岸的下沉幅度更大,達到了每年20厘米。相比之下,國內地質條件和雅加達類似的上海,自1900年以來也只是沉降了30厘米,可見雅加達的城市地基何其鬆軟。

雅加達在下沉(紅點表示每年2英尺以上,黃點2英尺以下)(圖片來自ITB Geodesy Research Group)

但這一切都阻止不了印尼人民對首都的嚮往。發展中國家的人口往往有快速向首都集中的趨勢,這和國家經濟體系尚不完善,行政力量影響經濟建設有關。熟悉了一線城市人口爆炸和中部省會一城獨大的中國人,對印尼人民的選擇不會感到陌生。

環境不一定很美好,但這裏至少有更多的機會和希望(圖片來自wikipedia@Wibowo Djatmiko)

1970年,雅加達人口450萬,到2010年已經到了950萬,翻了一番,現在更是已經達到了1200萬人左右。而這還只是在市區居住的合法常住人口,如果算上在包括周邊茂物,德波,唐格朗和貝卡西在內的大雅加達地區,總人口能達到3000多萬,佔到印尼總人口的11%。

這讓印尼成為了世界最大都市圈的有利競爭者。

這個大雅加達地區的範圍可以很大,向東南方向則連接着另一個爪哇人口中心——萬隆地區

目前東京憑藉眾多衛星城和極高的人口密度,在世界城市圈排名中穩坐第一把交椅,而上海、新德里、雅加達,根據各方統計口徑不同,在各種排名中都成為第二名。亞洲大城市的人口聚集度不容小覷,而雅加達顯然已經從中脫穎而出。

東亞南亞這個人口規模,兩三千萬的城市群還會更多更多

何處起高樓

地勢低洼帶來的洪澇威脅,以及巨量人口帶來的市政管理壓力,確實已經讓雅加達不堪重負。而且當這兩個危險因素疊加時,印尼可能面臨失去全國最精華土地和最精英人口的危險,選擇遷都確實有理有據,不能說是總統佐科一拍腦袋的產物。

即使當上了新中產也免不了經常看海啊(圖片來自wikipedia)

其實早在50年代印度剛剛獨立的時候,蘇加諾就曾提出過要遷都。有意思的是,這位國父選擇的地點是加里曼丹島上的帕朗卡拉亞,和現在印尼政府透露的備選地點之一相同。

兩代總統的英雄所見略同,理由也如出一轍:這將有利於印尼各個地區的均衡發展,減少現有首都地址沉降和火山威脅。只不過有了這幾十年世界各國遷都的經驗教訓,佐科還能找到巴西和哈薩克斯坦等城市作為樣例,輔助自己的論斷。

巴西的狀況與印尼有些相似,國家基本位於熱帶範圍內,且人口集中在狹窄的沿海地帶,廣闊的熱帶內陸需要開發

然而就以印尼官方一直強調的巴西利亞來說,並不是一座很好的樣板城市。儘管在規劃之初,巴西利亞在圖紙上的美感讓世界各國都羡慕不已。但後來事實證明,過度追求圖紙上的美感和行政規劃的便捷性,讓巴西利亞成為了一座不宜居的城市。

看上去很舒適(圖片來自wikipedia)

寬闊的街道以通車為主要目的,市民行路極為不便。而明確的功能區劃也讓通勤時間變得難以忍受。

實際走起來卻未必舒適

更可怕的是,在巴西利亞這座本應充滿美感的城市,也出現了貧民窟問題。考慮到印尼大城市的貧民窟問題也曾是困擾政府的大難題,巴西利亞的負面效應恐怕也會在帕朗卡拉亞這樣的新址出現。屆時首都管理又將成為一個大難題。

這恐怕並不是遷都能解決的問題(圖片來自wikipedia@Jonathan McIntosh)

而且相較於人口稀疏的巴西高原上的巴西首都,印尼方面還要面對島嶼土著居民的問題。

帕朗卡拉亞目前擁有25萬人口,而其所在的加里曼丹島上,人口成分極為複雜,不僅有爪哇人和他們熟悉的巽他人、馬都拉人,還有馬來人和華人等和爪哇人關係冷淡的少數民族,以及部分在加里曼丹土生的少數民族。想和巴西利亞一樣在白紙上畫出一座城市,並快速推進建設非常困難,而且還要面臨民族關係處理的難題。

爪哇人族群對爪哇和蘇門答臘的控制最強,其次才是加里曼丹等,而東端和西端甚至還會出現分離勢力

另外,帕朗卡拉亞雖然是印尼土地面積最大的城市,但是這座城市的開發程度並不高,主要的地貌是熱帶森林。清理森林為新城騰出空間,也是一個大難題。這也是為什麼印尼官方對遷都事宜仍然比較保守,認為參照巴西利亞的經驗,至少還需要5~10年的建設時間。

彷彿仍是熱帶叢林中的城市

所以為了規避這些難題,印尼也有議員提出根本沒必要新建首都,只要在大雅加達地區進行功能分流就可以了。

其實在2017年,就有人提出了把首都功能遷到雅加達東南40公里的榮果爾(Jonggol)的建議。這樣政府相關設施就可以從雅加達市區分流,而相關人員也可以保留在雅加達的家庭,每天只需要有限的通勤就可以上下班。這個方案,繼承自另一位印尼強人蘇哈托。

這建議要是一致通過了,那副中心房價可想而知

但按照現在印尼官方的口徑,已經考察的備選首都全都在加里曼丹島上,那麼可能的選項就不多了。根據過去印尼政壇的聲音,這些城市可能是更靠近爪哇海的馬辰(班賈爾馬辛)、與蘇拉維西相望的巴厘巴板,以及華人眾多的坤甸(蘭芳共和國舊址)。

加里曼丹綠化面積越來越少

只是從總統對巴西利亞濃厚的興趣來看,他可能還是比較喜歡白地新建一座城市。缺乏城市基礎的帕朗卡拉亞仍然是最熱門的選項。

人類的規劃和創造慾望,還真是無窮無盡。

中国新说唱

【北京pk拾分析】